<menuitem id="vcrqe"><video id="vcrqe"></video></menuitem>

        <sup id="vcrqe"><track id="vcrqe"></track></sup>
          1. <small id="vcrqe"><option id="vcrqe"><form id="vcrqe"></form></option></small>
            <tr id="vcrqe"></tr>
            <small id="vcrqe"></small>
          2. 所在位置:佳釀網 > 酒業新聞 >

            佳釀網:未來七年再造“四個郎酒”,郎酒能否達成所愿?|評論

            2023-09-14 18:03  中國酒業新聞  佳釀網  字號:【】【】【】  參與評論  閱讀:

            9月8日,第三屆郎酒莊園會員節在赤水河左岸郎酒莊園舉行。會上,郎酒集團董事長汪俊林發布了“百年郎酒”總綱領,介紹了公司戰略目標,從2024-2033年實施新的“351工程”,即300億元/年、500億元/年、1000億元/年。

            具體來看就是:2025年目標實現350億元以上銷售收入,培育青花郎、紅花郎兩個營收百億級大單品;2030年目標實現銷售收入700-1000億,培育青花郎、紅花郎成為營收超200億級大單品等。

            在白酒行業進入到新一輪調整期,疊加一二線名酒加劇“內卷”的大背景下,郎酒制定的這一遠大發展目標屆時能順利實現嗎?

            首先,從國內經濟發展形勢來看,當前經濟發展態勢整體向好,但也存在市場主體活力不足、居民消費信心不足等現實問題,未來3-5年將是國內宏觀經濟爬坡過坎的關鍵時期。尤其驅動經濟增長的投資、消費、內需等都存在巨大的不確定性,這勢必對郎酒穩步向前帶來一定的不利影響,畢竟再宏大的發展目標也要符合經濟發展規律。

            其次,從行業發展周期來看,醬酒板塊已從過去幾年的野蠻生長逐漸轉變為理性發展階段。中國酒業協會近日也指出,白酒行業和市場已進入到新一輪調整期,將呈現緩增長、理性增長的趨勢。行業調整和醬酒轉型的雙重影響下,想必對郎酒的發展節奏也將造成不小影響,其銷售收入增幅由2021年的60.65%回落至2022年的33.33%也體現了這一點。

            如果按郎酒最低目標700億進行測算,未來七年時間里每年需保持60億以上凈增長,這對于存量競爭的白酒市場而言,絕對是一個不小的凈增量,尤其考慮到國內宏觀經濟形勢及行業未來發展走勢更是如此。而若以1000億目標計算,則意味著未來七年時間里,郎酒需要在2022年200億銷售收入基礎上再造“四個郎酒”,無疑挑戰性更加巨大。

            此外,從核心產品支撐力層面來看,青花郎、紅花郎是郎酒向前發展的主要驅動力。在上述發展規劃中,郎酒也強調,到2030年將青花郎、紅花郎打造成為年度營收超200億的超級大單品。由此也不難看出,這兩大單品的成長速度將直接決定郎酒未來的發展高度。

            客觀地說,作為川酒“六朵金花”代表和醬酒頭部品牌,以及白酒行業的前八強名酒,郎酒的品牌力、品質力是毋庸置疑的,尤其青花郎、紅花郎在各自產品價格帶也形成了一定的消費認知,具備沖刺“百億級大單品”的潛質。

            不過,他們面臨的市場競爭激烈程度也是顯而易見的。以青花郎為例,除了與濃香白酒明星單品五糧液普五、國窖1573展開競爭外,更要與君品習酒、國臺15年、茅臺1935等高端醬酒單品進行直接“交鋒”。而在各方全力搶占高端白酒市場份額情況下,青花郎屆時能否實現既定目標,顯然存在不小變數。

            畢竟,在白酒行業存量競爭時代,酒企之間的競爭實質上是一場零和博弈,尤其名酒之間在高端白酒市場上的競爭更是如此。而讓一個市場開發比較成熟的大單品,在短時內實現跨越式發展,本身就具有較高難度,況且相比競品,青花郎自身的市場競爭優勢也并不十分突出,著無疑更加考驗郎酒的經營策略和市場執行力。

            在業界專家看來,郎酒產品線較為均衡,涵蓋白酒全價位帶,同時醬香、兼香等系列產品也呈現協調發展之勢,但外部市場的不利影響,疊加核心大單品并不十分明顯的增速,還不足以支撐公司順利實現既定目標。“郎酒到2030年銷售收入相比當前翻一番是可以實現的,甚至銷售收入突破600億也不會讓人意外,但要達到700億甚至更高的千億目標,目前來看挑戰性巨大。”

            值得一提的是,除了郎酒,此前至少有5家酒企或酒類電商喊出過“千億目標”豪言,但截至目前,憑借酒類產品銷售收入達成這一目標的僅有茅臺一家?梢,在整個白酒行業,無論是上游酒企,還是中游渠道商,“千億”依然是一個難以企及的高度。

            事實上,在白酒行業這種“放衛星”式的目標設定比比皆是,比如近幾年赤水河流域許多營收不足10億的中小酒企爭相喊出百億目標;又比如不少酒企先后釋放上市信號后不了了之等。

            佳釀網看來,這些酒企“放衛星”式的豪言壯語,制定不切實際的發展目標,大多出于兩方面的考慮:一是向市場傳遞公司快速發展的積極信號,從而引起資本關注。此前不少業外資本紛紛大手筆“染醬”,一定程度上也源于此;二是以此為營銷“噱頭”吸引經銷商囤貨,達到廠家“移庫”的目的。在佳釀網團隊走訪中,有不少酒商表示,渠道庫存高企的原因,很大程度上就是盲目信任廠家,從而大量進貨造成的。

            當然,我們也要看到,吹牛雖然不上稅,但有可能傷筋動骨。畢竟,一旦這種“放衛星”行為原形畢露,很有可能遭到市場反噬,輕則被同行唾棄,重則將被經銷商拋棄。比如某家目前營收僅10左右的醬酒酒企,不但將2025年營收目標定為160億,還向市場傳遞出2027年赴港上市的計劃,就遭到了不少同行的抵制。

            企業發展當然要有目標,但這種目標要站在一個合理的發展規劃上并穩扎穩打。尤其對于白酒這個特殊快消品而言,若沒有在品牌高度構建、市場縱深挖掘、產能保駕護航、渠道生態打造以及消費者培育等多維度形成合力支撐,即便再宏大的目標,再響亮的口號,到頭來也只是“空中樓閣”。畢竟,羅馬不是一天建成的,冰凍三尺也并非一日之寒。

              關鍵詞:郎酒 青花郎 川酒  來源:佳釀網  佳釀網團隊
              (責任編輯:程亞利)
            • 上一篇:佳釀網:官宣與德芙“不藏了”,茅臺被網友戲稱“渣男”?|熱點
            • 下一篇:沒有了
            • 商業信息
              久久久综合香蕉尹人综合网,精品久久中文香蕉,美国久久精品电影